童年的岁月里,外面也许有一股刺骨的北风,也许滴落在冰面上,回忆着寒冷,但淡淡的若有若无。 星星下清晰摇曳的是温暖的红色。 一群群的孩子,每人手里提着一盏小小的红灯笼,在黑暗中烛光昏眩,溢出一阵阵欢笑的欢呼声。

   淡得像纱一样的红纸是灯笼的外套,硬纸的膜中央插着细长的红烛,红烛跳跃着,舞动着,如我们的快乐之心。 这样的灯笼,在市场上买,不过一毛钱或两毛钱;如果父母这样做,材料只有35分。

   扫了房子,祭了灶神,乡亲们开始准备年货,不愿给孩子买鞭炮,红灯笼不能少。 一盏折得很薄的红灯笼,一小袋细长的红蜡烛,凝聚了孩子们一年的期待。 夜晚,小小点燃一支蜡烛,小心翼翼地拉开折叠的灯笼,快乐地迎着光影摇曳,从细细的红纸上溢出。 村里长长的街道和狭窄的小巷里,一盏灯笼晃动,映出欢呼声,溢满了笑声。 村子里,一天一天,被蜡烛的影子摇得通红。

   那是七十年代后期,天穷,春、夏、秋、冬,很难看到肉的影子,只有元旦,可以说是三两斤鲜肉。 只有一家国有食品公司卖肉,村民们抱着省了一年的钱,担心排队买肉。 我父亲在一家食品公司工作。 元旦那天,乡亲们破门而入。 东家要三斤猪肉,西固要两斤脊,也有更好的条件,要几斤排骨或一条前腿儿 。.. 每天天黑,爸爸下班回家,自行车后座总是很重。 乡亲们在我家有说有笑了一会儿,大家帮父亲卸下尼龙袋,抬进房间,张开嘴,鲜猪肉的红色在电灯下成了最醒目的颜色。 父亲目不转睛地分割、过磅,把肉放在一起,从父亲手里递了出去。 孩子们和大人一起来取肉,所以我家院子里,点了许多红灯笼。 鲜肉的馋红色,带着摇曳的红光和阴影,带着满足和喜悦,从我的小院里,走进了村里的每一户人家。 我家其余的人吃肉往往是边角角,帮着吃晚饭,赔点钱,也经常发生。 不过,爸爸妈妈因为能帮乡亲们这一点忙,脸上更添了温暖的喜悦。

   每说回鲜肉,等到除夕吃,炒,炖,饺子,怎么一句甜言蜜语得到? 没有冰箱,屋檐下挂着冰冻或冷藏在院子里的大桶,有了这个加在一起的红色,年有一些油水。 晚上,我们提着红灯笼照着蜡烛影子摇,长辈们正忙着准备元旦主食。 红豆馅被蒸进豆袋里,每天难得白蒸出各种吉祥的形状,而黄年糕上点缀着喜人的红枣。

   除夕之夜,烛影抖落出来的幸福已经漫过全村。 家家户户都是干净的,喜庆的红色到处可见:红色的对联充满了幸福和希望;倒红“符”字;“出去看看Xi”,“抬头看看Xi”红纸条;孩子们事先穿上新衣服,最引人注目的是快乐红;“每年都有鱼”、“鹊梅”、“五谷丰收”的年画,主色调是耀眼的红色。

   除夕,还不知道这种电视电器,大人包饺子,我们还提着红灯笼,在夜空下晃来晃去,说着,笑着,玩着房子,蜡烛的影子朦胧起来在睡意朦胧的眼睛里,就舍不得回家。 梦中,依稀有灯笼晃动,烛影晃动。 迷迷糊糊的,附近鞭炮齐鸣,一个简单繁华的新年开始了 …

   今天的家乡,平凡的日子,比我的童年富裕一百倍。 回首童年蜡烛影摇红的岁月,充满了喜悦的贫穷,勤劳的希望的滋生,现在却欣欣向荣,幸福美满的起点。

About

No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