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报消息“没想到,正月六日送儿子去车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刻”。 58岁的陆翠萍(音译)手里拿着儿子的肖像,眼泪顺着她的脸流下来。 昨天下午,记者看到卢翠萍、郭富厚夫妇,他们正在和儿子所在的单位谈判。

   郭跃池是高邮人,今年整整三十岁,住在南京。 据他父亲郭富厚说,1998年,郭跃池考入东南大学计算机系。 从南京毕业后找了一份工作,去年7月跳槽到了一家科技公司.有限公司.,月薪3000元。 母亲卢翠萍说: 3月13日中午,她打电话问儿子清明是否回家? 儿子说他工作忙,拿不定主意。 3月15日晚上,她打电话给儿子的手机,但关机了,打电话回家没有人接。 接下来的两天还是老样子。 后来,请儿子的朋友晓友到儿子家来。 十八日上午,小尤打电话来说,敲儿子家的门没人应,单位也说从十四日起,没来上班。 老两口觉得不祥,于是打车去了南京。 晚上五点钟,他们来到儿子家,可是卧室门反锁着,等警察用锁匠把门打开,只见儿子死在床上穿着棉衣。

   同日,郭跃池出具的法医尸检报告突然死亡,死亡时间被发现有3天。 郭的主管说,公司不强迫员工加班,双休日正常,而郭对公司还处于学习阶段,没有太大的工作强度。 公司负责处理郭氏事务的领导说,得知郭氏去世,都很难过,所以开始员工捐款,总额超过两万元,公司也决定给一万元的慰安金。

   事故发生后,卢翠萍认为儿子累死了,单位应赔偿20个月的工资,单位还应支付停尸房费、尸检费等。 公司认为,郭敬明猝死,公司不承担法律责任。 对此,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唐栾莹律师认为,郭跃池家中猝死不是工伤,而家属提出的疲劳猝死缺乏证据,郭父母的要求在法律上并不成立,但从道义上讲,公司支付的尸检费是合理的,因为公司还应查明员工死亡的原因。

  

About

No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